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從腐朽到神奇的生命樂章

2017-08-14 08:08    松花江網

  ——松花湖浪木根雕作品的創作與欣賞

  隨著現代家庭與商業新裝飾時代的到來,松花湖浪木根雕藝術品已經走進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每當駐足凝視那些精美、神奇的浪木根雕藝術作品,心就激動不已,感歎這神奇的藝術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的精神愉悅和享受。松花湖浪木根雕藝術盡管借助了“人的智慧因素”,但它作爲天工、人力的完美結合,呈現于世的藝術終極之美,令人歎爲觀止。這無可言喻的感動與震撼,會生發出一種無聲的音樂在心底回蕩,這音樂很像貝多芬的垂世之作《命運交響曲》。貝多芬在交響曲第一樂章的開頭,寫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警語:“命運在敲門。”對于松花湖浪木的命運,則是那些勤勤懇懇的根雕藝術家們作爲這一特殊藝術靈魂的堅定守望者,用汗水和藝術想象力完成了松花湖浪木從腐朽到神奇的生命華彩樂章。

  松花湖哺育浪木的自然生命

  作爲我市獨有的一株藝苑奇葩,松花湖浪木根雕藝術被譽爲“關東三寶”之外的又一寶,在全國根藝界獨樹一幟,成爲我市“十大名片”之一。吉林隕石、吉林霧凇、松花湖浪木、松花江奇石堪稱我市的“天然四絕”。四絕中最具有藝術含量和人文故事的,當屬松花湖浪木。

  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松花江上遊攔江築壩,修建當時亞洲最大的“水磨電”工程,即今日的豐滿發電廠。大壩合龍後,導致松花湖水位上漲,沿江大片的原始林木被浸入湖中。松花湖形成後,水位不定,到了雨季,水面上漲,被浸泡的山上的樹木,有的就連根倒入水中。這些沈入湖裏的樹木,很多樹種經不住長時間的浸泡和水流的沖刷以及微生物的分解,枝葉、樹幹、樹根等都蕩然無存了,唯有那特殊的樹種的樹根,才經受住了自然條件的考驗,留下一塊金剛不壞之軀,形成原發性浪木根雕素材。被浸泡在水中的木材,有的隨波逐流,有的潛在湖底,還有的漂浮在水面或擱淺在沙灘上,這些重見天日的森林“化石”,就形成了今天的繼發性松花湖浪木。

  松花湖浪木與普通的樹根相比,更多的是經過了湖水的浸泡和大自然的雕琢,質地堅硬如鐵,形狀千姿百態,妙趣橫生,有的像振翅的鳥類,有的似奔跑的動物,有的如神態各異的人形,還有的宛若顫顫花枝。這些原材造型奇特,形態各異。

  松花湖浪木剛開始被人們發現時,被撿回來當柴燒,可是它很堅硬,不易砍斷,而被燒柴人抛棄。終于有一天,這些形態各異的東西,被撿回來經過清洗處理之後,在民間藝術家們的小鋸和尖利的刻刀下,雕刻成藝術品,形成了我市特有的浪木根雕的初始藝術行爲。

  我市作爲浪木根雕的發源地,聚集了一大批技藝精湛、富有建樹的根雕藝術家。在我市有這樣一個民間歌謠:“松花江不得了,木頭沈底石頭漂。”所說的“木頭沈底”,就是指因石化而沈入松花湖底的浪木。這原本是一種自然現象,這種“無用”的殘木,一旦到了藝術家們的手上,就逐漸演變成一種獨特的藝術門類——浪木根雕。

  浪木根雕作品,小的只有手掌大小,大的高數米,它們是“七分天成,三分雕琢”,素有天然成趣之說。做成一件浪木根雕,少則半個月,多則需數年。它的創作過程非常複雜,曾聽過一位多年從事浪木根雕制作的老者感歎:“這東西得反複地看,輕易不要動刀。構思成熟之後再動鋸,枝杈末節用小鋸,粗的用大鋸,最後用細磨砂紙打磨。打磨之後,再上蠟、抛光,基本就成了。”可見創作出一件上乘的浪木根雕藝術品,藝術家們的用心良苦。

  我市的浪木根雕藝術家們具有多年的加工制作經驗,浪木在他們手中反複揣摩,選擇確定造型,經過陰幹、吹烤、油浸、上蠟、抛光等多道工序的精心雕琢,一件件藝術品變得惟妙惟肖,有的適合居室陳列,有的適合大廳擺設。作品創作選料講究,外觀光滑細膩,手感極好,色彩持久,富有力度,十分高貴典雅,給人以無窮無盡的遐想和美的享受。

  多年來,我市積極爲展示、宣傳和推介浪木作品搭設平台,1998年,在青島街花卉中心和農貿大廳開辟了浪木根藝市場;2000年,在市博物館設立了“松花湖浪木藝術館”;2004年,在雅興緣花鳥魚交易中心開辟了2000多平方米的浪木廣場;2012年,市首家民營博物館——吳德義浪木藝術博物館對外免費開放;2009年,在國家工商總局注冊了松花湖浪木商標。

  慧眼成就浪木的生命傳奇

  松花湖浪木根雕藝術賦予了浪木腐朽之身以新的生命價值。浪木和樹根一樣,除了接受風雨的洗禮、陽光的照射、土壤的培育和岩石的擠壓之外,還偏得了湖水的浸泡、波浪的沖刷,經曆了更多的風雨和磨難,也吸收了天地精華和靈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浪木千姿百態、栩栩如生、天然成趣的各種形態。這些神奇的生命升華,都得益于根雕藝術家們的慧眼識“木”。

  早在1972年,时任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的宋继中,无意中捡到一块浪木,做了一件工艺品。之后,他与牟道宏等人4次考察这种木材,并用它做了一批艺术品。1982年,宋继中在《江城日報》上发表散文《浪木寄情》。从此,这种材质被统称为松花湖浪木。

  2014年初,我市浪木根雕藝術家張培忠,到松花湖搜集根雕素材。在零零散散的原材料中,他一眼就被一件“龍料”吸引。由于泥沙與材料本身的龐雜,初看此料並未發現龍之韻味,但該料硬如石頭的肌理與甯折不彎的氣勢深深地打動了具有多年創作經驗的張培忠。他知道,這塊料一定能出一件精品力作。回到工作室,對于這塊原材料,他翻來覆去地琢磨,去掉哪兒都有些不舍。于是他索性不再考慮,先創作別的作品。其他幾件作品都創作出來了,唯獨這一件,他費了不少腦筋。思慮成熟後,他果斷取舍,《神龍探海》橫空出世。這件作品橫放豎放都很好,但豎放更加主題突出,直抒胸臆,脊骨铮铮、酣暢淋漓的寫意神龍躍然而出,奪人心魄。這件作品在當年中國(閩侯)第一屆海峽兩岸根藝美術博覽會上獲得“特別金獎”。我市松花湖浪木藝術研究會會長高紹盛爲此感慨:“《神龍探海》獲獎,標志著我市浪木藝術創作已達到新的制高點,松花湖浪木藝術文化産業也因此迎來做大做強的良機。”

  張培忠,18歲從事浪木創作,是松花湖浪木藝術研究會的第一批會員、吉林省工藝美術大師,現任松花湖浪木藝術研究會副會長。他研創出浪木火燒表面碳化處理工藝,並將其傳授給其他會員,使松花湖浪木根雕的工藝趨于一致,整體藝術水平上了一個新台階。他于1988年創作的《松花魂》,以260美元的價格售出,成爲我市售出的第一件浪木作品。1993年,他的作品《秋荷映日》獲得全國根藝作品展金獎,成爲浪木根藝第一批獲全國大獎的作品。

  松花湖浪木産自故鄉美麗的湖水,母親湖賦予了它粗線條、少棱角、流線美、疤結美、紋理美、龜裂美,先天就飽含抽象、渾厚、粗犷的神韻。它的創造者多是北國江城人,關東人粗犷豪放的性格情操,在浪木藝術作品中得以顯現。 

  永吉縣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所長田波是制作松花湖浪木根雕的業余愛好者。他曾雕刻了一把根藝大刀,他用這把大刀紀念吉林抗日民衆組織“大刀會”的英雄曆史。這座浪木根雕大刀作品,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刀頭尖,刀身厚,刀柄沈穩,刀柄下方有一個空隙,像是護手。每個部分都清晰可見,整體上非常有氣勢。大刀下方還有一個刀座,刀座像一座大船,穩穩地支起大刀的刀身和刀把,襯托了大刀的精致和氣勢。他是在一次購買根雕原料時,無意中發現了這塊片狀浪木,當即便有了創作靈感。在制作過程中,他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浪木的原形,經過碳化、打磨、上油、抛光等一系列工序,最終用半年時間打造了這把大刀,取名爲《關東刀魂》。“大刀會”是當年抗日義勇軍的一部分,作爲“大刀會”最後一名成員,田波的爺爺于2011年離世。93歲的老人帶著200多位抗日勇士的故事離去了,但這把無言的根雕大刀,會永遠見證和講述民族英雄們的光榮曆史。  

  命名賦予浪木的生命神韻

  松花湖浪木藝術除了不可複制,沒有赝品,浪木原材具有天然的可塑性之外,給作品取一個聰穎、恰當的名字,也是根雕藝術突顯其藝術價值的一個重要途徑。在衆多浪木藝術作品中,有些作品的取名稱得上是情趣盎然,名字與作品珠聯璧合,顯現了作者樸實而非凡的藝術想象力和作品永恒的藝術神韻。

  一件表現飛禽的浪木根雕作品,一只飛鳥收攏翅膀,歇腳于樹桠之間。它的頭彎下來,尖嘴伸向自己的羽毛。牟道宏把自己的這件作品取名爲《梳羽》。另一件作品也是表現飛鳥的作品,枝杈上一只小鳥張著小嘴,它的母親好像剛剛從遠處飛回,把口裏的食物輕輕地放進孩子的嘴裏。嗷嗷待哺的小鳥,哺育幼鳥的母親,生命的形象栩栩如生,表達了母與子之間的親情。作品取名《哺》,體現了作者曹樹忱對于母愛的深情讴歌。

  還有一件作品是表現花卉植物生命季節狀態的,一枝根莖彎曲著,經過秋霜後葉片已殘損的枯荷,名字取自李商隱的詩句——《留得殘荷聽雨聲》(曹雪芹在《紅樓夢》裏將“枯荷”改作“殘荷”)。作者李志超爲觀賞者提供了淒美的詩化意境,雨落在殘荷上面,仿佛晚唐的雨聲,一直滴到了今日。

  吳德義的兩件大部頭作品《吼》與《天獅》,作品的命名代表了北方根雕藝術家雄渾大氣的藝術個性和地域風格。

  給浪木藝術作品賦予一個令人生發無限想象的名字,會驟然點亮作品的藝術奇趣與神韻,使作品直接抵達較爲完美的藝術境地,極大地豐富了浪木根雕作爲視覺審美藝術的表現力。(作者/金偉信)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爲規範網絡轉載行爲,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網、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網、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爲,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